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县外媒体看定南> 正文

江西日报4版:好一头荣耀的祥瑞狮

作者: 发布时间:2020-06-15 来源: 字体:【】 【】 【

    本报记者 龚艳平 李 昕

  6月11日,全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嘉宾齐聚赣州,当晚在宋城文化旅游核心区体验,16头炫彩的瑞狮表演赢得热烈喝彩。这就是去年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国庆70周年群众联欢表演的定南瑞狮队。

  “锣鼓打来闹连连,瑞狮绕绕到门前”。千百年来,瑞狮无数次在定南城乡舞动,瑞狮文化已融入当地客家人的血脉当中。

  “狮”说

  “你看这狮头,顶部有一个王字,狮口大开,尽显王者之风。狮头背部的八仙宝物和八仙题诗,是激励客家儿女‘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说起定南瑞狮,该县文化馆馆长龙翠峰如数家珍。5月底,记者在定南采访。

  狮分南北,定南瑞狮源于北狮。南宋时期,客家先民由北向南迁徙至定南,带来了北方舞狮的习俗,经过漫长的南北融合衍化,形成现在的瑞狮气质——造型奇特,寓意深刻;伴奏喜庆,节奏明快;动静分明,形神兼备。

  定南地处南岭山区,气候潮湿,古时瘟疫横行。民间认为狮子形象威猛,鼓乐模仿神兽的咆哮之声能驱邪除恶,明朝以后舞狮日渐盛行。清朝中后期,舞狮艺人将单狮改为双狮,并融入《西游记》中师徒四人形象,形成“四大引”的表演形式,狮子的形象也由凶猛威武演变成萌态可掬、和蔼可亲。当地百姓认为这种狮子既能驱邪恶又可纳祥瑞,“瑞狮”因此得名。今天的定南瑞狮,也有南狮的影子。民国以来,受粤东“文狮”的影响,定南瑞狮形成以群狮表演为主的特点。

  “狮”傅

  腾、扑、闪、挪……在定南县历市镇富田村祠堂内,一头瑞狮步起生风,蹲如木桩,刚劲沉稳。让人想不到的是,舞狮头的竟是一位年过七旬的老人——定南瑞狮第五代代表性传承人张经耀。

  今年74岁的张经耀出生在富田村,这里是定南瑞狮技艺最好、舞狮师傅最多的地方,前四代传人都出于此。张经耀从小喜欢舞狮,只要村中锣鼓一响就会立即飞奔去看,16岁时正式拜师。

  因为刻苦、肯钻研,加上天资聪慧、身手敏捷、领悟力强,张经耀很快就学会了惊狮、探狮、驯狮、跑狮、跳狮等技法,在同门师兄弟中脱颖而出,20岁出头,就成了当地瑞狮队的领头人。

  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张经耀在表演形式和套路上大胆创新,将原有打击乐队的小鼓改为大鼓;将传统的单狮或双狮表演,改编成20头瑞狮共舞欢腾。“舞狮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爱好。舞狮,也让我的身体强健硬朗。”多年来,他一面潜心挖掘、钻研瑞狮文化,一面带领队伍参加各类表演活动,还积极帮助各镇、村、学校、老年协会等组建瑞狮队。迄今为止,他带过的徒弟有近千人。

  “狮”耀

  北狮威严,南狮刚猛。千百年来,定南瑞狮主要活跃在赣南民间,仿佛在等待一个向世人展示的机会,2019年,终于迎来了荣耀时刻。

  2019年10月1日晚8时,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群众联欢活动在北京天安门广场举行。一支由18头狮子组成的舞狮队在金水桥前腾空跳跃、摇头摆尾、喜庆热烈、憨态可掬,两分钟的表演精彩连连,格外引人注目。作为此次国庆联欢活动中全国九个、江西唯一的地方民俗进京表演项目,定南瑞狮一夜成名。

  由北方龙狮文化迁徙流变而来的定南瑞狮,第一次北归,就登上了首都的国庆舞台,宛若生命的轮回。“定南瑞狮能进京表演,这是我做梦都不敢想的。我相信定南瑞狮一定会再创辉煌。”尽管过去了大半年,谈到天安门前的表演,张经耀仍激动不已。定南瑞狮的精彩表现,不但赢得了同行的尊敬,还得到执行总导演甲丁的高度评价:“我给定南瑞狮打100分!它所表达的寓意和整体的艺术呈现,都给舞狮文化作了全新的解读。”

  进京演出的成功,并非偶然。“接到通知时,距离演出不到4个月时间,我们一方面很想抓住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另一方面确实存在缺队员、缺场地等多方面的困难。”龙翠峰介绍,定南县组建了一支80人的集训队,队员们发扬舞狮精神,努力达到导演组提出的“世界一流、历史最好”目标。

  一朝成名天下知。从北京回来后,不但是省内,广东、福建等地都有定南瑞狮跃动的雄姿。

  “狮”传

  瑞狮起舞振精神。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定南瑞狮表演和其他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一样,也曾一度陷入困境。

  为了让瑞狮永葆活力,定南县加大了对瑞狮文化的挖掘、抢救和保护。除了扶持民间瑞狮队,还在定南中专设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基地”,吸纳学生入队。去年,该基地晋升为省级。同时,县里还成立了一支以青少年为主的瑞狮表演队。张经耀也尝试把传统武术和现代健身运动融入瑞狮表演中,吸引更多年轻人来学习。

  那天在定南中专,准备参加全省旅游产业大会表演的学员正在张经耀的指导下紧张排练着。随着鼓乐节奏,瑞狮威风凛凛,身手敏捷,时而搔头摆尾,时而仰视低顾,时而闪转腾挪,逗人欢喜。

  17岁的郭智强是模具班的学生。这个来自建档立卡贫困家庭的孩子,在传承基地不但实现了儿时舞狮的愿望,还因集训、演出获得一万余元报酬,为家庭的脱贫作出了贡献。早在六七岁时,他就被爷爷在村里庙会上舞动的黄色狮子深深吸引,“爷爷跳的两人狮,是进门狮,一路舞,一路跳,像旋风一样。我们舞的狮子难度可是大得多,比爷爷跳的更好看更威武,更有精神!”在国庆联欢表演中,他扮的是银光璀璨的狮头,那些狮头跳上狮尾的上头动作、狮头跳起踩在狮尾脚的上脚动作,以及狮头跳起用双脚从后面夹住狮尾腰的夹腰动作,都让他倍感骄傲。

  其父郭春华已年届五旬,他是打着香火龙、看着瑞狮表演长大的。“瑞狮前些年失传了,年轻人外出赚钱,老一辈的老了,跳不动了。好在县里重视,我儿子赶上了好时候。”让记者惊讶的是,由于现在演出较多,老郭希望儿子以后能以舞狮为职业,比如,县里的舞狮队,“因为它是非遗,国家是要保护传承的。”小郭也有这样的想法,“我是挺喜欢瑞狮的,我们就是要把瑞狮发扬光大,为瑞狮申报国家级非遗作贡献!”

  融南狮、北狮和客家艺术于一炉的瑞狮狮头制作,工艺复杂,已成为当地客家人的吉祥物。遗憾的是目前工艺基本流失,在县文化馆的扶持下,当地竹编手艺人周乐翔结合资料和实物进行的摸索制作,已小有成果。

  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加入,古老的定南瑞狮,定能愈发活力四射、威武矫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