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定南要闻> 正文

挪用扶贫款,砸了“铁饭碗”——我县一镇规划所负责人挪用扶贫资金百万余元被查处

作者: 发布时间:2019-05-22 来源: 字体:【】 【】 【

   “我对不起父母、对不起你和孩子,更对不起组织对我的信任,我一定会洗心革面、痛改前非,争取早日出来……”鹅公镇规划所兼项目办负责人何源在公开庭审后与妻子告别时声泪俱下,悔恨不已。   

    因利用职务便利,挪用扶贫资金1679790.6元,鹅公镇规划所兼项目办负责人何源因挪用公款被开除党籍、开除公职;被定南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   

    20187月,赣州市委第五巡察组提级巡察鹅公镇党委期间接到群众举报,反映该镇规划所兼项目办负责人何源利用职务便利,侵吞扶贫“两不愁、三保障”项目奖补资金问题。定南县纪委监委在接到市委巡察组移交的问题线索后立即成立调查组展开调查。   

   “2013年调往鹅公镇规划所工作后,我开始沉迷于打麻将、打牌,也是从那时候开始迷上网络赌球,因为从小喜欢足球所以自认为可以赚上一笔。”何源告诉调查人员。   

   “2014年世界杯期间,一下就赚了两万多元,这让我开始了疯狂的赌球行为。一开始输掉几百元、几千元,到2017年上半年,我把自己的全部积蓄和向同学朋友借的20多万元都输光了。”就这样,何源变得失去理智和肆无忌惮,开始利用项目负责人的身份把“黑手”伸向了扶贫项目资金。   

    2017年正值脱贫攻坚关键时期,乡镇扶贫项目多、资金量大。何源负责扶贫项目的验收及报账工作,与各施工单位老板、设计公司、造价咨询公司接触颇多。   

   “施工单位老板常利用春节、端午、中秋等传统节日给我送现金、购物卡以及烟酒等财物,让我在项目实施上给点‘方便’,因为赌博带来的债务压力我慢慢接受了。”何源开始私下与人合伙承接工程设计和预算项目,并通过截留镇里拨付的工程款来投注项目运营进而牟利。   

    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何源的胆量和他的亏空一样越来越大。20181月,何源利用经手鹅公镇“两不愁、三保障”扶贫项目奖补资金的职务便利,未经领导同意,将其暂时保管的田心村等七个村的奖补资金近170万元全部转入其个人账户内。   

   “年前我将这7个村实际项目工程款67万元付掉后,剩余102万元我用于偿还欠款、入股项目、网络赌球和个人消费了。”短短四个月时间,何源就将一百多万元人民币挥霍一空。   

    经调查,20185月至6月期间,何源再次挪用项目奖补资金40多万元,还利用经手管理鹅公镇农村保障房项目资金的职务便利,挪用鹅公镇木杨村等3个村的保障房资金20多万元,进行网络赌球、营利活动、日常生活开支及归还挪用的项目奖补资金。20187月,何源退回项目奖补资金46.4653万元,主动上交100.2243万元,共计146.6896万元。   

   “这些都是百姓的救命钱,心里感到很愧疚,但还是想着先把欠款还掉,再用一部分投入到项目里产生利润,加上运气好的话网络赌球可以翻本,一口气把这些‘窟窿’全部弥补回来。”心存侥幸的何源直到案发才幡然醒悟。   

   “何源侥幸认为扶贫资金已存在他个人账户,资金的使用无需经过申报审批程序,利用项目负责人的身份抓住乡镇财务管理中的一些漏洞,肆意挪用公款疯狂进行赌博。”县委常委、纪委书记、监委主任杨健说道。   

    信任不能代替监督,从何源收受工程承包商所送财物、私下承接工程项目到挪用公款犯罪,短短半年内,何源挪用扶贫资金达160多万元,这充分说明鹅公镇党委、政府对扶贫资金的使用监管不力,对流程把控不细不严不实,致使权力出现真空地带。   

  “何源案件还暴露出镇纪委对处于重要岗位干部的监督不够,尤其对干部八小时以外的管理不够。”杨健说,“我们必须把监督职责挺在前面,坚持抓早抓小、防微杜渐,精准用好‘第一种形态’,让“红红脸、出出汗”成为常态;通过定期开展领导干部及配偶廉政教育培训、重要时间节点发送廉洁提醒、持续开展廉政家访,强化党员干部日常教育管理,筑牢拒腐防变的思想底线,最大程度发挥监督实效。”  

    此案发生后,县纪委监委向鹅公镇和县财政、扶贫等监管主责部门发出《监察建议书》,提出要落实好全面从严治党“两个责任”;并在全县范围内开展乡镇账务专项检查,堵塞账务监督漏洞,确保权力不被滥用。同时,县纪委监委运用此案认真开展了“三会一书两公开”警示教育,用身边事教育身边人,发挥反面典型案例警示震慑作用。(县纪委监委) 



 
分享按钮